【威尼斯人】刘永行在重工业与饲料行业中的选择

在当下的国际政治舞台上,“全球化”与“反全球化”的碰撞十分激烈。而在汽车市场上,“普世价值”与“本地化需求”的冲突与妥协同样存在,而且随着中国市场的崛起而日趋明显。

“畜牧饲料全球化面临的挑战和机遇”主题论坛于2013年10月7日下午在上海佘山艾美酒店举行,本次论坛由中国农业科学院饲料研究所蔡辉益博士主持,参与嘉宾有东方希望董事长刘永行、唐人神集团董事长陶一山、中粮集团饲料部许峰、江苏雨润集团董事长李世保、北京华都集团总经理佘锋、美国饮料工业协会会长Jeff
Cannon、百盛集团全球副总裁裴华庆。 什么是全球化?
李世保认为首先全球化的主要意图是市场的全球化,不管你的厂设在哪个地方,如果你的产品没有全球化,最多只是一个区域化国际和国内的公司;第二技术方面必须在全球有所领先才能保证你的产品走向世界;第三就是人才,因为全球有很多好的资源值得我们去探讨、研究和借鉴;最后就是资本的全球化,这也是我们目前在发展企业要思考和具体操作的。
陶一山讲到全球化的竞争主要是利用全球的技术、全球的人才、全球的资源、全球的市场、全球的资本,不要盲目地全球化。双汇这次收购是动用了全球的资本、全球的市场、全球的资源、全球的人才,但是高盛、摩根斯坦利都有很大的资本运作。不要为全球化而全球化,应该是根据企业的发展需要。
Jeff
Cannon提出,主要是怎么帮助全球农业发展,一个是饲料,一个是食品,双方要在全球多做一些互相合作,朝着这个方面共同发展。
谢毅觉得全球化对企业来讲是思想方式问题,现在思想上企业还不是全球化的,但是在工作当中有很多方面已经全球化了,另外就是行动机会可以是全球化的,地球村里面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参与分享。
许峰说,中粮集团原料上的全球化大家应该都很清楚了,中粮集团在国内也是运用国际的农业资源组建的企业,产品方面还差得很远,宁高宁董事长讲全球化和国际化,最纯粹的概念就是把产品卖到世界上去,如果不把你的产品卖到世界上去,都是从外面买原料引人才,在他的理解来讲算不上标准意义上的全球化。全球现在资本过剩,很多产业产能过剩,最有持续增长潜力的是中国,中国最有持续增长潜力的是动物蛋白,或者就是肉,ABM现在也在进入中国,中国的市场还有非常多的潜力,我们在中国的市场上跟国际化的企业进行竞争可能也是一种全球化和国际化的表现。
刘永行提到全球化依赖于国家政策是靠不住的,必须依赖于你的全球竞争力。参与全球化意味着你要参与全球的竞争,不仅饲料是这样,你的产品能够为顾客提供他想要的价值,必须创造出终究的竞争力,这样不管是在国内销售还是在全球销售都是一样。全球化的过程中还要小心,1995年的时候就开出来了,直到现在为止我在海外投资非常小,虽然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但是我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出现,如果把我们的优势达到极致,我们可能在全球化打出独特的优势。
全球化的过程当中我们到底有什么机遇和挑战?
许峰表示中粮是在中国本土和国际企业竞争,没有太考虑,因为全球化走出去面临的问题真的很多,法律的、文化的、劳工关系的等等。
佘峰认为国际政策安全是全球化最有效的保证,全球化面临着自我标准化保护和对外部环境进行分享,现在粮食大量从国外进口,肉类也从国外进口,全球化面临的问题需要行业一起解决,对内对外都有很大的机遇。
Jeff
Cannon表示为客户带来效益的过程中要利用我们的知识和工艺教导客户和市场,不要总是把价格放在第一位,如果什么事情都把价格放在第一位考虑有可能阻碍你的产品创新,影响全球化的步伐。
李世保讲到,全球化既不是概念也不是潮流,不能为了全球化而全球化。全球化分为三类:第一是你的市场能不能从原有的国内市场向外延伸,这当然是更多的企业所追求的,第二是在我们正常的经营过程中能不能不经受或者抵得住全球化对我们的冲击,第三是在全球化的进程当中能不能把全球的各项资源做到最佳配置到我们这个公司。全球化说到底就是资源在更大范围内的有效配置和重组,对于我们来讲我们的机遇也很大,因为现在很多国外企业都在进入中国,因为看到了中国巨大的市场,我们的优势就是潜力最大的市场和拥有世界上对于这个市场了解最清晰的人才。

威尼斯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