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汽车成空壳 拖欠3亿元货款

图片 1

作为创始人身份最多样化的新兴造车平台,和谐富腾的造车路径也显得比其他同行更为复杂曲折。而随着造车工程的推进,最初促使冯长革、郭台铭和马化腾三位合伙人联手造车的梦想与冲动,也已经切切实实的变成以各位前汽车高管为主角,以绿野困局为话题的挑战。

绿野汽车公司厂区

2015年7月,由国内豪华和超豪华汽车品牌经销商集团和谐汽车、富士康科技和腾讯控股三方出资组建的资本孵化器“和谐富腾”成立,和谐富腾主要从事新能源、智能电动汽车项目以及相关互联网项目的投资。

盖世汽车·新能源接到爆料:和谐汽车旗下浙江绿野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拖欠供应商货款多达3个亿,已经人去楼空。

与其它同样走互联网造车的代表性公司,包括乐视、蔚来汽车、车和家、前途汽车不同,和谐富腾的三大合伙人分别来自汽车销售、电子产品制造、IT三大行业,皆在香港上市,且在各自行业都是龙头企业,优秀的资本平台加上足够高的话题关注度。很快,和谐富腾就吸引了大批来自自宝马、上汽、沃尔沃、英菲尼迪等传统车企的研发和管理人才。

资料显示,浙江绿野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6月,位于浙江杭州湾上虞工业园区。注册资本5.25亿元总投资28亿元占地1000亩。项目分两期建设,一期占地460亩总投资13.5亿元建筑面积达15万平方米。根据该公司的整体战略规划未来2期工程全部竣工投产之后,实现年产25万台超级平台新能源汽车零部件的生产能力。

在三个资本高手的运作下,由和谐富腾这棵“资本树”延展出的两大造车平台——爱车公司和FMC也在2016年1月和3月相继成立。按照计划,其高端电动车品牌将在2017年初发布,下半年即发布可试驾的概念车。

图片 2

但万里长征显然刚走出了第一步,从7月开始,和谐富腾就陷入了“因拖欠巨额货款遭诉讼”的绿野困局。在关键的造车资质上,下一步如何再借“东风”?爱车公司和FMC何时公布更清晰的发展模式?业界在等待着从待定到肯定的答案。

图片 3

资本孵化两大造车平台

绿野汽车公司内部空荡的生产线和被查封的设备

和谐造车的第一步可以追溯到2014年12月23日,富士康宣布以6亿元入股在香港上市的和谐汽车,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一周后,和谐汽车就宣布已达成收购浙江绿野汽车有限公司的相关协议。

根据爆料人提供的信息,2014年公司销售收入约为5亿元人民币。2015年5月和6月,河南和谐汽车贸易有限公司(和谐汽车下属全资子公司)先后收购绿野汽车公司64.64%和22.93%的股权,从而持有绿野汽车87.57%的股权。

2015年3月23日,腾讯控股有限公司、和谐集团与富士康科技集团在郑州签订“互联网+智能电动车”战略合作框架协议。2015年5月12日,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和谐汽车控股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中国和谐新能源汽车控股有限公司”。

爆料人表示,在收购绿野汽车87.57%的股权之后,和谐汽车并没有按照约定对绿野汽车注资3亿元,导致绿野汽车公司自2015年5月至今处于停产状态,公司原有的生产骨干员工技术管理人员已经基本全部流失。

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内,关于和谐汽车董事长冯长革和富士康总裁郭台铭并肩在郑州考察市场并互诉造车梦想的照片屡见报端。

“自2015年5月和谐汽车介入后,绿野汽车供应商的噩梦就开始了。至今已有超过200家的供应商被拖欠货款,总额超过3亿元人民币。”

绿野汽车成空壳 拖欠3亿元货款。2015年5月,和谐汽车通过闪电配售完成增发2.626亿股股份,占发行前总股本的20%,募资总额约21.48亿港元,在互联网和电动车两大热门概念的支持下,这次增发获得多倍超额认购。

根据爆料人提供的信息,“和谐汽车收购绿野汽车之后,派了两名高管人员进驻,一个是总经理,一个是财务总监,对和谐汽车的财务严格的把控,从那时开始绿野汽车的供应商的货款就被严重拖欠了。”

2015年7月,在中国汹涌的互联网造车大潮中,由三家公司投资的“河南和谐富腾互联网加智能电动汽车新能源合伙企业”成立,总投资10亿元人民币,其中河南和谐持股39.2%、鸿富锦精密电子有限公司持股29.4%、深圳腾讯持股29.4%权益,剩下的2%的权益留给了管理公司。

图片 4

和谐富腾从一开始的定位就是投资新能源及智能电动汽车项目及相关互联网项目的“投资管理基金”,为了管理和谐富腾,三方还成立了专门的投资管理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由河南和谐、鸿富锦精密及腾讯分别按4:3:3的股权比例出资。该投资管理公司的目的是“管理和谐富腾的日常营运。”

被绿野汽车拖欠货款的31家代表公司名称(共有270家供应商被拖欠货款,总额高达3亿元)

以和谐富腾为平台,筑巢引凤的战略开始推进。2015年12月31日,由河南和谐与和谐富腾共同出资成立了第一个造车平台——浙江爱车互联网智能电动车有限公司,和谐富腾以55%的股比控股该公司,河南和谐持有28%的股份,未来引入的其他投资者出资17%。与此同时,河南和谐将其持有的绿野汽车87.57%股权全部转让给爱车公司。上述交易的目标是,以绿野汽车的研发及生产能力为基础,打造全新的经济电动汽车平台及品牌。

和谐汽车在收购绿野汽车之后,为什么不按照约定的协议对其进行3亿元的注资呢?

2016年3月,和谐富腾孵化初的第二个造车平台——在香港注册的FMC诞生。并划定了三地互动的国际化布局。其中,深圳作为总部和全球研发基地,主要负责用户界面的研发;自动驾驶研发的基地位于硅谷;慕尼黑基地则主要负责第一款车的传统机械部分研发工作。

“这个原因可能是由于当地政府在协调收购的时候,做了一些承诺,比如说协助绿野汽车取得电动汽车生产资质,但是这些并没有实现。被和谐汽车方面抓住了把柄,因此和谐汽车只是象征性地投资了大概1000万元左右,后续就没有再持续注入资金。”

2016年7月,FMC成立四个月后,其团队首次进行了公开亮相,传播其造车理念和思路。按照计划,FMC要推出的是高端互联网智能电动车品牌,定位30万元左右,同时将打造家族车型的概念。

在国家的大力推动下,近几年我国掀起了一股新能源汽车的新浪潮,各地关于新能源汽车生产的项目纷纷上马。绿野汽车就是这股浪潮之下的一个缩影。据了解,绿野汽车是受到当地政府的推动而成立的一家新能源汽车制造公司,其最初的股东上虞杭州湾工业园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具有当地政府背景。

而在铺建新能源版图的和路径的同时,和谐富腾在人才攻略上的动作远远超过了其造车进展的关注度。截至7月,其挖角的来自各大传统车企以及热门IT公司的大批国际化前高管已经在爱车和FMC的管理岗位相继就位。

在和谐汽车发布的公告中,称绿野汽车拥有包括冲压、焊接、涂装、总装四大工艺生产车间的大型电动汽车整车生产基地。“事实上,绿野汽车根本就不具备整车四大生产工艺。他们的生产设备有的都是二手的。”

其中,FMC的CEO是原宝马
i8项目总负责人毕福康,COO是来自英菲尼迪的戴雷。其他创业合伙人也主要由来自宝马、奔驰、特斯拉、谷歌等世界一流汽车及科技公司。爱车公司层面,今年5月,从沃尔沃离职的付强正式加盟爱车公司,出席首席执行官一职。

和谐汽车是一家在联交所主板上市公司,于2012年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主要从事豪华车贸易,经营的豪华车品牌包括宝马、雷克萨斯、玛莎拉蒂等。随着中国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和谐汽车也开始调整战略介入新能源汽车领域。目前和谐汽车是特斯拉的合作伙伴,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地建有门店,同时和谐汽车还与华晨宝马公司以及宝马中国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取得“之诺1E”电动汽车和i系列电动汽车的营销和售后等服务资质。

未来几年,两大平台的资金需求将是巨大的。据业内披露的一份和谐汽车中期电话会议内容显示,如果自建工厂,2019年以前FMC总需求在12亿美金:如果使用代工,需要10亿美金左右。爱车未来五年需要7亿美元左右。和谐方面表示,两个项目未来都是独立融资实体,将更多依赖外部融资。由于两个新能源项目都会有政府支持,因此不会对和谐汽车造成太大负担。

在2015年5月收购绿野汽车公司64.64%的股权之后,和谐汽车于6月份更名为“中国和谐新能源汽车控股有限公司”,并再次收购绿野汽车22.93%的股权,最终持有绿野汽车87.57%的股权。由此可以看出和谐汽车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发展野心。

绿野之困的背后

和谐汽车的实际控制人是冯长革。根据和谐汽车发布的公告,作为和谐汽车的创办人,冯长革自2005年成立中德宝起一直从事汽车行业,中德宝为和谐汽车全资附属公司及宝马在河南省的第一家经销门店。冯长革1992年毕业于中南政法学院(现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后,进入河南省司法系统,任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助理审判员
及审判员。于2002年离开该司法系统,成立一家律师事务所,同时创办多个企业。

按照几个月前的消息,爱车公司新型SUV电动车已设计完成,将在2017年推出。但目前看来,这一计划或将延后。

冯长革为人低调。让和谐汽车真正名声大噪的是,冯长革的两位重要合作伙伴——郭台铭和马化腾。

从今年7月来时,关于“和谐汽车借壳造车,拖欠巨额货款遭诉讼”的消息开始扩散,而工商部门的资料显示,绿野汽车已经因欠款问题被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人民法院查封。

2015年6月18日,和谐汽车发布公告,通过其全资附属公司河南和谐与鸿海下属企业鸿富锦精密以及深圳腾讯在河南省郑州市共同设立初始规模为10亿人民币的和谐富腾“互联网
智能电动汽车”投资合伙企业,简称“和谐富腾”,以作为共同投资新能源及╱或智能电动汽车项目及相关互联网项目的投资平台。河南和谐拥有40%股
权、鸿海下属企业鸿富锦精密拥有30%股权及深圳腾讯拥有30%股权。

业界开始质疑,由于太急于获得生产资质,在和谐造车战略中占据重要一环的绿野收购案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除了共同出资成立“和谐富腾”之外,郭台铭还通过旗下公司Q-Run拥有和谐汽车43.28%的股份。

2015年5月22日,和谐汽车的全资子公司河南和谐以2.3亿的价格买到了绿野汽车64.64%的股权。6月26日,河南和谐再次以5810万元的价格额外收购绿野汽车22.93%的股权,最终拥有绿野汽车共计87.57%的股权。

之后,和谐汽车与和谐富腾成立浙江爱车互联网智能电动车,注册资本为5.5亿元人民币。二者分别拥有爱车公司28%及55%的股权。和谐汽车通过旗下的河南和谐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拥有浙江绿野汽车87.57%的股权,随后河南和谐转让了绿野汽车全部的股权至爱车公司。也就是说,目前爱车公司是绿野汽车的实际控股股东。

2010年6月成立的绿野汽车拥有完整的汽车生产线,A级SUV、微面及超微型纯电动车是其三大产品平台,其目标是建成年产25万辆新能源车的超级平台。2015年3月,绿野汽车曾公开展出一款纯电动SUV和一款纯电动多功能专用车。

图片 5

和谐汽车在2016年1月的公告中称,爱车控股绿野后的目标是通过提升绿野汽车的技术和资本实力以“开发高速电动汽车”。但业内消息称,绿野至今仍未取得新能源乘用车的生产资质,其拥有的是低速电动车的四轮车生产资质。有消息称,这也是和谐方面在支付收购余款上动作迟缓的主要原因。

自左至右:郭台铭、冯长革、马化腾

但是,由于资金匮乏带来的绿野层面的负面反应却在快速放大,据称,至今年7月,绿野已经拖欠260多家供应商总计3亿元的债务。这也直接造成停产多时的绿野被查封。业内分析认为,和谐显然需要为爱车再寻找新的借壳造车的资源。而和谐汽车的股价在过去15个月的累计月涨跌幅为-46.49%,股价也遭腰斩,收购绿野并未对资本市场产生积极作用。

和谐汽车发布的2015年年报称,绿野汽车拥有包括冲压、焊接、涂装及总装四大工艺生产车间的大型电动汽车整车生产基地。爱车公司将以绿野汽车的研发及生产能力为基础,打造全新的经济型电动汽车平台及品牌。

至于FMC造车模式,据毕福康介绍,目前是自建工厂还是寻找代生产,仍未有最终决定。短期内或许回考虑投资一个装配线以降低投资风险。但从长远角度看,一定会建立自己的工厂。这意味着,FMC将不得不遵循传统汽车制造业的研发周期。

此前,和谐汽车称,收购绿野的目的在于利用绿野制造汽车的专业知识及能力建立一个进入汽车制造行业的平台。特别是能够帮助其直接进入具有庞大潜力的新能源电动汽车业务。

蓬勃的理想与冲动最终都将归于漫长的创业路。对于刚站在起点的和谐富腾来说,腾讯的互联网资源、富士康在移动终端、电池和智能电动车的创新整合设计与生产制造技术,以及和谐汽车在汽车市场的营销和服务经验,何时能够落实在一辆现实的智能电动车上,仍是一个难以准确界定的时间节点。

绿野汽车在2015年就处于停产状态了,为什么和谐汽车的年报对此只字不提呢?“现在新能源汽车这么火,很多上市公司都借新能源的名义抬升股价”。爆料人如是说。

事实上,绿野汽车并不具备电动汽车生产资质,之前推出的车型也都是低速电动汽车,“研发和生产水平一般”。

从和谐汽车收购绿野汽车之后,绿野汽车就开始严重拖欠供应商货款。爆料人告诉盖世汽车·新能源,目前绿野汽车公司“只有两个保安,设备和厂房都已经被各地法院查封”。

图片 6

绿野汽车公司被贴的各地法院封条

盖世汽车·新能源向业内人士求证,得到的结果是“绿野汽车之前闹腾的挺响亮,现在没声响了”。

“我们的货款超过200万,但是找不到绿野汽车的人。原来的业务联系人都找不到了,最初收购绿野的是和谐汽车,现在和谐汽车又把绿野的全部股权转给了爱车公司。变来变去,我们找不到人了。现在制造业这么艰难,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中,有的小公司承受不住已经破产了”。

爆料人称,他们的诉求很简单,希望当地政府和绿野汽车的大股东能够勇于担当,支付拖欠供应商的货款。

对于绿野汽车的动态,我们将持续关注。

本文版权为盖世汽车所有,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及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