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2月的三个月环比增5.3%,亚洲和拉美增长强劲–…

数据还显示,2009年2月,全球贸易量较上年同期下滑15%,稍低于1月17%的降幅。

CPB在周一晚些时候发布的最新全球贸易监测报告中称,过去数月间,包括日本在内的亚洲和拉美的贸易一直在强劲增长,而欧元区表现最弱.

作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之一,全球贸易总量在2015年却陷入萎缩。  荷兰经济政策分析局(CPB)发布的《世界贸易监控报告》指出,全球贸易量在2015年上半年正以2009年来最快的速度在收缩。在2015年第二季度,全球贸易额环比下降0.5%,同比仅增长1.1%。CPB还将第一季度的全球贸易数据向下修正至环比下降1.5%。  有分析显示,这大部分是受到欧洲经济复苏停步,以及中国经济放缓所致。中国经济由出口主导转型至由内需推动,美国渐渐成为净能源出口国,这些都对世界贸易产生结构性影响。  在全球贸易萎缩的大环境之下,中国的外贸在2015年也出现了下滑。商务部数据显示,2015年1-7月,中国进出口总值22244.5亿美元,同比下降7.2%。其中,出口12648.2亿美元,微降0.8%;进口9596.2亿美元,下降14.6%。  商务部对今年的外贸局势并不乐观。去年9月,世贸组织曾经预测今年全球贸易增长4%,二季度过后,4月份世贸组织就修正调降为3.3%。但是从前7个月,特别是已经公布的上半年进出口数据看,今年全球贸易额的增速很可能是负的。前7个月从WTO统计并且公布的一些数据来看,无论是主要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经济体,出口普遍是负增长。比如美国,上半年出口增速是-5.2%,欧盟是-15.6%(1-5月份),日本-8.1%,韩国-5.1%,香港-2.8%,印度-16%,南非-6.4%,巴西-14.7%。  不过中国正在推行的“一带一路”战略,已经在促进外贸方面初现成效。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在总结上半年中国外贸形势之时,就特别强调,上半年中国对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增长较快。  外贸萎缩溯源:需求疲软结构失衡  “全球贸易大幅萎缩,主要是因为欧盟、金砖国家(中国、俄罗斯、巴西、印度和南非)和日本、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主要贸易需求国目前均面临经济增长放缓的压力,从而导致外贸需求下降,这直接导致了全球贸易总量开始出现萎缩。美国在全球贸易中占据重要地位,但美国当前的经济复苏主要刺激的是国内需求的恢复,尚未构成外贸需求的全面增长,无法缓解全球贸易需求下滑的局面。”上海财经大学世界经贸系副主任陈波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如此解读。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也认为,在2008年之前形成的全球化贸易格局之中,欧美发达国家是作为主要的消费市场,是全球贸易的需求方;但金融危机过后,欧美发达国家的消费远远未能恢复到危机前水平,而当前新兴经济体也缺乏拉动消费市场增长的能力,这就导致大量资金在全球金融市场上流动,并未进入商品贸易消费市场。  从产业结构调整的方面看,孙立坚认为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低通胀、全球经济稳速增长的环境下,形成了稳定的产业链,但也造成产能过剩。全球产业价值链的调整还在进程当中,市场上普遍缺乏新的产品来刺激新的消费需求。  全球航运市场衰退  受全球贸易萎缩影响首当其冲的,当属全球航运业。  作为反映全球航运业景气程度的主要指标,波罗的海贸易海运交易所干散货运价指数至今仍在900点左右的谷底徘徊,离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接近12000点的高位相距甚远,尚不足顶峰时期的十分之一。  每年的8月本应是全球贸易量增长的时期,但在8月第2周,亚洲至欧洲的集装箱货运费率却意外下滑20%。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也显示,上海出口到北欧的运价指数一度在五个交易日内下跌23%。  据英国电讯报报道,今年上半年德国汉堡港港口集装箱吞吐量下跌6.8%,其中与中国的贸易量下滑10.9%,与俄罗斯的贸易量暴跌36%,表明卢布(69.6417,
1.2687,
1.86%)的大跌以及俄罗斯经济衰退的加剧,迫使俄罗斯消费者大幅缩减对进口汽车等货物的购买。  集装箱贸易统计公司(Container
Trades
Statistics)近期数据也显示,全球航运总量6月同比下滑3.1%。这有些出人意料,因为6至8月一般是航运旺季。  作为全球第二大转口港,新加坡7月集装箱吞吐量同比下滑13.3%,为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最差表现。野村数据显示,7月东亚所有主要港口的航运总量增长跌至0.6%,而第三季度也不容乐观。  应对之道:经济结构转型与发掘“一带一路”新市场  陈波认为,全球贸易萎缩对两类经济体的冲击最大。第一类是资源型经济体,比如俄罗斯、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这些依赖资源出口的国家就受到了最严重的打击。而作为资源性行业的下游行业,依靠制造业和出口的经济体是容易受到冲击的第二类经济体。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制造业大国当前正面临产能过剩的问题,在服装、鞋帽、钢材等领域显得尤为突出。  陈波表示,中国必须要进行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才能应对全球贸易下滑带来的负面影响,“我们要放掉过剩产能很容易,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找到新的竞争力和新的市场,这就造成了我们新的挑战。转换过程会很痛苦,但是必须要完成。”  继续推进“一带一路”战略,发展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和投资合作,也是中国寻找新出口市场,应对全球贸易下滑的有效途径。  中国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表示:从上半年情况以及下半年的走势来看,我国外贸发展面临的国内外形势可以说比预计的更加严峻,更加复杂,并且还面临很多不确定性。说明全球经济复苏势头比预计差得多,外需还是严重不足。因此,对全年的出口我们是不容乐观的。考虑到去年下半年同期基数较高和部分月份异常增长的因素,不排除今后个别月份的出口仍然出现负增长,尽管如此,我们预计全年出口仍然还是有希望实现正增长。我国出口占国际市场份额仍将稳中有升,进口的降幅还将继续收窄,外贸质量和效益还将进一步提升。

在进入2020年选举年之际,美国经济仍在减速,并可能在2020年二季度之前保持着低于趋势的经济增速。

欧盟执委会和世界银行都使用CPB的数据。

报告称,目前的贸易水平较2008年4月录得的最高点低7%,但较2009年5月低点高16%.

不过令人担忧的是柴油需求的增速速度不仅仅局限于美国,全球制造业和货运业的下滑使得全球馏分油市场需求疲软的状况开始显示。

CPB表示,在截至2月的12个月中,全球贸易量比之前12个月要低1.5%,而截至1月的12个月贸易量仅较之前12个月增长0.6%。此外,截至2007年8月的12个月中,全球贸易增速曾高达9.4%。

* 截至2月的三个月,全球贸易额增长5.3%

* 亚洲和拉美的贸易增长强劲,欧元区较弱

从一月到八月的八个月中,美国全国成品油消费量下降了1.0%,其中汽油下降了0.5%,馏出物下降了1.2%。

荷兰经济政策分析局表示,自2008年第四季以来,全球贸易增速处于放缓趋势,而截至2009年2月的12个月全球贸易量出现2002年8月以来的首次下降。

日内瓦4月27日电—荷兰经济政策分析局表示,全球贸易额在今年初继续反弹,截至2月底的三个月较此前三个月增长5.3%.

1月至8月,包括进口在内的制成品总消费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4400万桶,这是自2012年以来的首次下降。

世界贸易组织预测,在全球性衰退的冲击下,2009年全球贸易将萎缩9%,或为二战后萎缩幅度最大的一次。

截至2月的三个月环比升幅低于截至1月的5.7%,但CPB的数据显示,後者为1991年以来的最大升幅.该机构的数据被欧盟执委会和世界银行所采用.

由于全球经济放缓以及国际贸易的不确定性,包括中亚洲,中东和欧盟在内的大多数主要消费中心的消费增长已放缓。

–编译 丁琦;审校 王露迪

事实上受国内外需求下滑的影响,美国炼油厂已经在削减原油的加工规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美国炼油厂已将原油加工量削减了近1亿桶。

世界贸易组织此前预估,今年全球贸易将增长9.5%,2009年下滑12.2%,为二战以来最严重的萎缩.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自2008至2009年经济衰退以来,今年以来的原油加工量首次出现下降。

该数据是经济复苏的又一信号,贸易增长的步伐超过整体经济,这是一种典型的情况.

与此同时,由于柴油需求下降,美国炼厂已经开始大幅削减原油购买量以节约成本,这导致原油库存增加。

从波动更大的月度数据看,2月全球贸易额较1月增长1.8%,1月环比下跌0.5%.

这意味着如果国际贸易的不确定性可能会进一步打压全球原油、柴油的需求,从而进一步施压油价。

通过限制原油加工,美国炼油厂避免了汽油和柴油的过剩,但是造成原油库存积压,因而施压油价。

肯普提到了一个重要指标,柴油消耗量的下降是制造业产量持续萎缩和货运量暴跌的重要警告信号。这些因素给现货石油价格带来了下行压力。

分析人士认为,制造业的持续疲软最终将导致市场对于原油消费的进一步下滑,并进一步打压油价。

美国炼油到2019年迄今为止处理原油1661万桶/日,低于2018年同期的1691万桶/日。部分减少归因于6月21日发生爆炸和大火后,东海岸33.5桶/日的费城炼油厂关闭。

能源分析师约翰·肯普近期提出了一个值得警惕的信号——柴油需求的下降,因柴油主要用于制造业和运输领域,这和近期制造业疲软以及全球运输行业低迷的情况一致。随着全球制造业疲软加剧,可能会进一步打压柴油需求,并施压油价。

北京时间16:25,美原油现报58.84美元,涨幅0.15%。

相比之下,私人驾驶者大多使用汽油,因此,消费量更倾向于更大的服务部门的表现和整个经济领域的就业。

但总体而言,全球经济放缓和国际贸易的不确定性仍将是未来一段时间内主导油价走向的关键因素。

与2018年相比,美国全国范围内的加工量下降了1.8%。

由于韩国的经济50%靠出口拉动,该国的贸易数据通胀被视作是反映国际贸易的晴雨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该国出口连续11月下滑。

全球贸易的不确定性将继续打压原油买需

知名能源分析师约翰·肯普的最新数据显示,制造业将继续减速至年底,因为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增长会在2020年初触底反弹。

事实上今年以来美国的制造业一直持续衰退的状态。美国11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意外从48.3降至48.1,低于市场预估中值49.2,连续五个月下滑,且连续四个月跌破荣枯线水平。

在前八个月,美国成品出口也下降了3000万桶,是20年来的最大降幅,反映了海外对汽油,残余燃料油和石油焦的需求疲软。

总体而言,全球经济放缓和国际贸易的不确定性仍在未来一段时间继续对油价构成压力。

盛宝银行此前出具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贸易衰退注定会在较长时期内继续对经济活动产生负面影响。

成品油需求疲软,美国炼厂缩减加工规模,原油库存料继续增加?

东海岸今年的加工量下降了13.8万桶/日,墨西哥湾沿岸的加工量也下降了14.7万桶/日,西海岸的加工量下降了5.4万桶/日。

肯普指出,柴油被“运输公司,铁路,制造商,建筑公司,石油和天然气钻探者以及农民使用,因此柴油消耗与制造周期紧密相关”。

不过有分析人士认为,需求疲软有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它为市场逐渐向国际海事组织出台的限硫措施过渡提供了契机,从2020年初开始,许多船舶将从高硫燃油转换为柴油。

图片 1

他表示相对于汽油而言,柴油消费量受到的打击更大,这是因为柴油消费量下降表明,由于企业投入放缓,制造业的衰退正在加剧。

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显示,第三季度柴油消耗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

尽管CPB最新公布的全球贸易量在7月从6月的-1.7%回升至-0.8%,但是考虑到三个月的移动平均线明显的下行走势意味着这波反弹可能是暂时的。

原标题:柴油需求下降,美国经济亮起红灯?炼厂缩减原油购买1亿桶!需求疲软仍是多头拦路虎

柴油需求下降,美国制造业亮起红灯

由于石油产品的需求下降,炼油厂削减了原油购买量,以避免不必要的库存积压降低利润率,但是这反而对原油需求构成损害。